人力资源管理
用人不当,遭遇滑铁卢
发布时间:2018-03-23

 

 


1814年拿破仑征服欧洲的计划彻底破产,他本人也成了阶下之囚,被流放到了厄尔巴岛。

1815年3月份拿破仑从厄尔巴岛逃了出来,并重新当上了法兰西皇帝。

1815年3月13日,奥地利、西班牙、英格兰、葡萄牙、普鲁士、俄罗斯和瑞典七个强国的大臣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宣布拿破仑为逃犯并对这一指控穷追到底。各国统治者允诺执行上述判决,发动战争,由威灵顿公爵和布吕歇尔元帅率军联合作战,直到拿破仑被赶下法兰西的皇位。

拿破仑面对反法盟军的来势汹汹,权衡再三后决定主动出击,随后亲率北方军团向比利时进攻。

此时,拿破仑的元帅们已半数长眠地下,其余几位也厌倦了连年不断的征战,眼下可用之才甚少,在参谋长、侧翼指挥和骑兵军指挥的人选上,他踌躇良久,最后分别选定了苏尔特、内伊和格鲁希。滑铁卢之战的结局也许从此时就已决定。

参谋长—尼古拉·苏尔特

 

 

 

参谋长无疑是最重要的幕僚,不仅要能够准确无误地理解拿破仑的作战意图,并据此有条不紊地发布相关命令,还要像润滑油一样,保障战争机器的各个零部件紧密配合,正常运转。


拿破仑任命苏尔特元帅为参谋长,并非是他适合,而是拿破仑不放心让苏尔特独当一面。1815年6月,拿破仑悄然离开巴黎北上奔赴前线,准备先行攻取布鲁塞尔。大战在即,当拿破仑要各部队汇报当前各部所处位置时,竟发现由于参谋长苏尔特的疏忽,格鲁希元帅的4个骑兵军竟然没有收到集结命令,拿破仑把双手背在身后,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现在破口大骂苏尔特又有什么用呢!他迅速下令,命格鲁希所率骑兵不惜马力,全速前进。

 

侧翼指挥官—米歇尔·内伊

 

 

拿破仑令内伊元帅担任北方军团的侧翼指挥官,配合自己的中路军参加战斗。在拿破仑看来,内伊鲁莽而又勇敢,冲动而又坚定,更适合指挥一个突击步行军。现在将其放置在侧翼指挥大兵团,虽有些冒险,却也是无奈之举。


四臂村,是威灵顿救援布吕歇尔的必经之路,这个战略要点将决定整个比利时战役的成败。6月15日,拿破仑令内伊元帅指挥第一军、第二军和后卫骑兵师组成左翼,沿着沙勒罗瓦通向布鲁塞尔的公路北进,通过左翼包抄,从西面威胁普鲁士军团右翼。拿破仑以为对于战略要点四臂村的判断,内伊元帅应是很清楚才对。然而,当拿破仑向内伊做出“明天你继续坚守四臂村”的战斗指示时,内伊的反应令拿破仑大失所望。原来内伊元帅因兵力疲乏,未一鼓作气攻克四臂村。拿破仑严令内伊元帅在16日之前必须攻克四臂村。然而此时他们尚不知战机已转瞬即逝:15日下午在四臂村抵抗法军的同盟军是只有9000人的荷兰军队,且弹药不足。而指挥着4。3万人,具有绝对优势的内伊只要下定决心持续攻击,很快就能将敌军赶出四臂村。一次绝佳的作战机会就这样丧失了,滑铁卢的失败在这一刻初露端倪。

 

骑兵司令—埃曼努尔·格鲁希

 

 

 

拿破仑任命刚刚晋升为元帅的格鲁希为骑兵司令。格鲁希是个中等资质的男人,为人诚实正直,勇敢,可靠,是个受过多次考验的骑兵将领,但也仅只是个骑兵将领而已。格鲁希不是英雄,不是战略家,而只是一个忠心耿耿、老实可靠的庸人,这一点拿破仑心里很明白。


6月16日法军攻陷了林尼,普鲁士军全线撤退,拿破仑第一次把独立的指挥权交给格鲁希元帅,令格鲁希:“派1个骑兵师跟着普鲁士军队,保持接触,随时报告普军动向。”格鲁希之后发过来的几次报告中都未侦察到普军主力的详细位置。滑铁卢战役打响后,拿破仑发布了一条命令给格鲁希:“目前我们正在滑铁卢附近激战。敌军的中央在圣杰山。请立即前来加入到我们的右侧面上。截获的信件指出比罗将进攻我们的右翼……所以1分钟都不要耽搁,赶紧前来与我们靠拢在一起,以击溃普军。”


此时的格鲁希元帅听到远处的大炮声,知道战役已经打响,手下军官迫切地要求把部队向大炮轰鸣的方向迅速调动,但被格鲁希拒绝了,他口气强硬地声称,只要皇帝不改变命令,他绝不允许偏离自己的职责。副司令热拉尔又作了最后的努力:恳求至少允许他率领他的师团和部分骑兵奔赴战场,并保证及时赶回来。格鲁希想了想。他想了一秒钟,便再次断然拒绝了副司令的请求。就这一秒钟决定了拿破仑的命运和世界的命运。格鲁希不知道此时正值两军交战的关键时刻,拿破仑和威灵顿都在期盼着援军的到来,现在的战局便是谁的增援部队先到,谁就将赢得战争,而格鲁希竟在无意间将胜利推给了敌军。


此役之后,拿破仑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行兵之势有三:一曰天,二曰地,三曰人。滑铁卢一役中,拿破仑在选将上显然已失去了以往的精准,虽然此次战役中,法军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但最终还是以惨败收场。

 
 
  评论列表
昵 称:
标 题: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