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运营管理
【百年企业揭密】三菱集团
发布时间:2013-11-14

  

                             

   三菱集团(Mitsubishi Group)是由原先日本三菱财阀解体后的公司共同组成的一个松散的实体,Mitsubishi这个名字中的mitsu表示“三”,而bishi表示“菱角”。三菱集团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特别是在明治维新以后,三菱集团才开始步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发展。接着三菱开始涉足采矿、造船、银行、保险、仓储和贸易,随后又经营纸、钢铁、玻璃、电气设备、飞机、石油和房地产等行业。发展至今,三菱已建立起一系列的企业,在日本工业现代化的过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三菱的标志源于两个部分:“mits”表示“三”,“bishi”表示“菱角”,是当时岩崎家族的族徽“三段菱”和土佐藩主山内家族的族徽“三柏菱”的结合。

  与其他家族企业不同,曾经发展为日本“第一财阀”的三菱集团并不是岩崎家族白手起家打造的,而是岩崎弥太郎从政府手里接管过来的。

  日本“第一财阀”三菱集团创始人岩崎弥太郎,1834 年12 月11 日出生于上佐国安艺郡井口村的一个“地下浪人”的家庭。弥太郎幼时生活在下层社会,1864 牟才当上了下级官员,后来经营官方的“土佐商会”,成绩卓著。1871 年弥太郎买下商会,并改名为“三菱商会”,从事船运业。在他的领导下,1877 年三菱拥有61 艘汽船,占日本全国汽船总吨位的73%,一跃成为海上霸王,1885 年2 月7 日,岩崎弥太郎因病去世,他弟弟岩崎弥之助继承了家业。在他的努力下,三菱叉由“海上王国”变成了“陆上王国”。经过百十年来的发展,到1970 年时,三菱垄断集团44 个公司的总资产已占日本全部企业总资产的十分之一,被称为日本“最强最大的企业军团”。  

  弥太郎的经营特色,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岩崎弥大郎以强烈的国家意识和“家族经营观念”维系三菱的团体的斗志与信念。弥大郎早年就有强烈的国家意识,而且,他自己曾担任藩土佐商会的负责人,从事藩营事业多年,因此,他把强烈的国家意识熔进自己的信念之中,并把它推及于三菱的每一个职员。这是其他财团,如三井、住友、安田财团等,都无法可比的。

  明治初年,美加太平洋邮船公司曾给日本政府一封文书。其中写道:“开拓日本沿海运输,使之更趋隆盛,然未开化人民不宜兴起如此基业,政府亦无法有所助益,因此,清暂由本公司来负责。”象这样的侮辱文书激怒了全日本的政治家及海运业者。1875 年,日本明治政府确定排挤外国汽船公司势力的方针,弥太郎主动请缨。

  1875 年9 月,岩崎弥太郎对全体员工致辞,说:“从我国与外国展开邦交以来,外人一直甚为轻视我们。其中,美国邮船公司在我国内地通航,实在是国人的奇耻大辱,同时,也侵占国人的权利,我奉命开办上海这一条航线,必须使该美国公司倒闭,我们才可扬眉吐气,航运之权始可复得,所以,希望大家夙夜匪懈,方能致胜。”

  接着,弥太郎与太平洋邮船公司展开了激烈的降价斗争,受到日本政府大力支援的三菱获得最后胜利。但是,1876 年,弥太郎又遇到英国P.O 汽船公司这个劲敌。

  英国P.O 汽船公司不只在香港——上海——横滨间打开了航线,也在东京——阪神间进行航运。P.O 汽船公司还与大阪的22 个货运公司订立契约,掌握了货物运输权。这些航线都是三菱的摇钱树。三菱决定完成市场独立时,却出现一个大洞,这就是为了降价竞争而造成的日渐庞大的赤字问题。

  弥太郎与得力干将们努力寻求对策,他的弟弟弥之助也从美国赶了回来。弥太郎最后表示,为使三菱取得最后胜利,他与弟弟弥之助薪金减半,其他人减三分之一即可。弥之助提出,可从大藏省借来资金创办押汇金融,凡是委托三菱运送货物的人,都可由三菱借到资金。这条妙计一出,一直与P.O 汽船合作的货主们,都纷纷投入了三菱的怀抱。

  弥太即执着于“一家事业”而创设三菱公司,要求员工对身为“一家之长”的他绝对忠诚。他的属下各公司和直系各公司的股票不公开,几乎都为持股公司或岩崎家族所有。在这种持股情况的背景下,属下直系公司的经理及重要职员均由岩崎家人充任,弥太郎的几个兄弟均占据要职。家族以外的经营人员作为“代理人”被置于与本家族身份不同的地位,这是岩崎弥太郎“家庭经营观念”的体现。

  其次,弥大郎非常重视培养人才,尤其好用有学之士,强调人才的“为人”。弥太郎有时很吝啬,但在人才培育费用支出上却显得非常大方。1873 年3 月,他送弥之助到美国留学。为了使弥之助成为自己最好的助手,弥太郎交给弥之助的留学费用是8000 日元。据说当时文部省接到报告后,“一看到此项金额,皆表惊愕。”

  弥太郎不但非常重视培养人才,而且在选用人才时,非常重视他们的特长。弥太郎虽然专制,却能善待人才。他在土佐藩的低级武士中,发现了锋芒锐利、机敏果决的石川七财;并起用出身于土佐贫穷乡下村长家的川田小一郎,此人思考周密,老实又有魄力。弥太郎深信自己的力量,也信任同僚,开了日本实业界起用书生的先例。

  弥太郎要求所用的人才要绝对忠诚,他绝对不用有强烈自我意识的人。弥太郎自己是绝对的个人主义者,不能与别的个人主义者共事,在他所采用的土佐人中,没有比他更高地位的人,因为上佐本来就有很多个人主义者,新进公司的人,必须与弥太郎保持主从关系。这并不排斥他也看重人才的才干与实绩,他对“贤才”会尽心尽力给予关怀与帮助。

  对这一点,岩崎弥太郎的老对手涉泽荣一也深有感触。他曾说:“三菱的第一代岩崎弥太郎反对由多数人共同出资经营事业,他认为人多,意见就多,工作成绩也定然不明显。他认为最好的事业型态应由一个人负责经营,我所主张的合股经营方式正好与他相反,他积极网罗人才,任用许多饱学之土,我想,这是弥太郎录用人才的一大特征。”

  所以,尽管他们两个曾长期明争暗斗,但涉泽荣一对弥太郎仍是非常佩服的。弥太郎死后,涉泽荣一曾经对三菱的事业提供一定帮助,1883 年甚至应聘做三菱公司的社外重役(公司外聘的高级干部),由此可见岩崎弥太郎长久的影响力。

  再次,弥太郎经营管理能做到严格规章,奖勤罚懒。弥太郎每天早上都到公司去督促职员,发现有人怠慢的话,立刻就加以严声叱责。他赏罚分明,提高上进者的薪水,有时,甚至“支出数倍于薪水的奖金”激励员工。《三菱重工社史》记载:“公司与从业员的关系就如同唇与齿、车与轮,利害始终一致,共存共荣,必须信赏必罚。罚要峻,赏要厚,随机应变则富人情味。”

  三菱公司制订了日本最早的公司规则,而且很严明。如三菱公司坚持:“凡有成规之事及定例,金毅出纳,允许自主行事;无成规之事或新的设施,规定临时出入的金毅。未受社长许可,不可独断行事。若违犯公司规则或怠忽职守,管事要对社长负连带责任,公司的业绩好坏,亦属份内之责。”随着三菱的发展壮大,其规章制度也日趋健全,它的“公司职务章程”、“总则”、“文书制度”、“接客制度”、“薪水及旅费制度”等,在当时称得上是世界优秀的经营管理规定。

  岩崎弥太郎虽然英年早逝,但也给三菱公司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三菱的后继者正是以岩崎精神为基去闯、去拼,把三菱公司迅速由“海上王国”推向“陆上王国”。

  弥太郎的首位继任者是他弟弟弥之助。弥之助从美国留学回来后,立刻进入三菱商会,担任副社长,辅助弥太郎。1874 年,弥之助与后藤象二郎的长女早苗结婚。在三菱的领导层,只有弥之助留过洋,因而,也只有他能以全新的思维方式去谋划公司的战略与策略,弥太郎非常器重他。

  弥之助当上社长之初,三菱商会处在极度困境之中。弥之助大胆地决定将自己的船运公司(三菱商会的主体)与共同公司合并,成立日本邮船公司,并巧妙地使这个新公司的控制权从对方逐步转换到三菱一系的人手里。

  因为三菱的主体即船运公司已分离出去了,弥之助便以原附属三菱的煤矿业、铜矿业、造船业等为基础,准备将“海之三菱”转变成“陆之三菱”。他把原来的三菱公司改名为三菱社,同时.因原公司的地址已让给日本邮船公司,弥之助还将新公司的本部迁至隅田川附近灵岸岛的滨町,然后向官方重新申请营业登记。

  弥之助为新公司三菱社订下规定:本公司职员之进退与业务执行,不论事情大小,一概由社长来决定,不允许职员自做主张。这完全禀承了弥太郎制定的“公司规定”中的“一家事业”的观念与“社长独裁”的组织。不过,实际经营时,弥之助的做法又与他哥哥弥太郎不尽一样。他比弥太郎更善于倾听下属的意见与建议,没有弥太郎那么专断。

  1889年日本政府将现在三菱社大厦所在的13.5万坪土地以150万的价格卖给了三菱,每坪约值11 块1 毛1。当时,地价最高的地区是麴町,每坪只有2 块3 毛4。由于价格贵得离谱,且又是整批地出售,这块地当时无人问津。然而,年轻时曾游学外国,看过不少美丽大都市的弥之助心中却有自己的计划。他很快就买下了这块地。很多人对弥之助的决定不是惊讶,就是嘲笑:“买这么大一块地,究竟有什么用呢?”弥之助对这些人只是淡淡一笑,或漫不经心地回答:“没有目的,只想种竹子,养老虎。”

  话虽如此,他却没有闲着,弥之助在这块称为“三菱之原”的地区,开始着手建设现代化的办公大楼。他舍弃日本传统的木造房子,改用石、砖等西式建筑材料。就当时的民风而言,这可是破天荒的创举。后来,那条办公街就被冠以“一个伦敦”之名。建筑物所采用的美丽红砖,不仅吸引了东京人,连世界各地来访的客人们,也甚为其优雅、壮观而折服。

  1893 年12 月,弥之助辞去三菱社长之职。弥太郎临死之前,曾交托弥之助办理后事,并要求弥之助等儿子岩崎久弥成人之后,令其担任社长。弥之助一直遵照哥哥的使命,未曾有过违拗。而且同哥哥一样,他也把自己的侄子久弥早早送到美国去留学。这一年,他将岩崎家在三菱中所拥有的权益,全数归为久弥所有,并以弥太郎家为本家,弥之助自己这一家则为分支,分支所得只有本家的四分之一以下。人们都为他的手足情深、深谋远虑的作风感到由衷地钦佩。

 
 
  评论列表
标 题:
PaJstqduoaPGcq 2018-01-08 17:40:38 GoldenTabs
评 论: P6DLnd https://goldentabs.com/
标 题:
PaJstqduoaPGcq 2018-01-08 17:40:20 GoldenTabs
评 论: P6DLnd https://goldentabs.com/
标 题:
XYuSOKUrlBQUnvk 2017-04-02 20:28:44 Barnypok
评 论: jukpkE http://www.LnAJ7K8QSpkiStk3sLL0hQP6MO2wQ8gO.com
标 题:
XYuSOKUrlBQUnvk 2017-04-02 20:28:35 Barnypok
评 论: jukpkE http://www.LnAJ7K8QSpkiStk3sLL0hQP6MO2wQ8gO.com
标 题:
LMYPLCVmjbsWXRyX 2016-10-17 09:33:36 Anderson
评 论: Languages http://www.flexi-liner.com/about-us/ beast series buy bupropion cheap month evil I’ve seen him do gushing appreciation before – on stage he’ll thank fans profusely for coming to see him – and wondered how real that humility was, how he could sustain that rather childlike sense of wonder at his good fortune. Yet there’s such unmistakable sincerity in the way he talks that I feel a slight pang of shame to have doubted him.
共 782 页 3906 条记录 [1[2] [3] [4] [5] [6] [7] [8] [9] ... 4:
昵 称:
标 题: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