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力研究
宜家创始人的自省
发布时间:2018-05-14

 

 

是不是也有良心资本家呢?

作为企业家的我,怎样才能发挥最大作用呢?

作为一个感性的商人,在一个为求迅速发展不惜牺牲个人利益的市场经济体制下,我该如何定位呢?

我承认自己曾经仔细考虑过这些问题。

 

我素来厌恶美国那套强硬派的丛林资本主义。最近我在电视节目的讨论中听到一位女士谴责市场经济,她说希望取缔市场经济,因为要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我实在是不得不反驳。

我不禁问自己,如何才能将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呢 ?

像我这样的企业家可以将追逐利润和财富,与建立永恒人类社会的美好愿望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吗?

我从内心深处相信这是有可能的。

 

我并不是说施行资本主义就能免于失败,我自己就曾经遭遇过各种各样的惨败。失败是社会进步的必要步骤。宜家每天都在朝着一个目标奋力前行——那就是为普通人民大众——也就是我们的顾客,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一个公司必须目标正确才能积极影响所有为它工作的人。

有研究表明,宜家的员工普遍认同自己是在为创造美好社会付诸努力,因此他们也更愿意为宜家工作。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日常工作也是在为建设美好世界添砖加瓦。

 

甚至可以有些夸张地说,我们的经营哲学是在为社会民主化进程做贡献。我们致力于为绝大多数的人民大众创造可以负担得起的优质、美观且廉价的日常生活用品。这在我看来就是对民主脚踏实地的践行。

 

20世纪50年代中期去意大利参加展销会的时候,白天,我们在展销会上看到的都是最摩登奢华的家具,每件都价值连城; 可到了晚上,我有幸深入真正的意大利人家,才亲眼看到了普通人家中的家居装饰。人民群众能买得起的家具和白天展销会所见的富丽堂皇的家具实在有天壤之别。

 

我不禁扪心自问,为什么贫穷就得忍受如此丑陋的东西呢?

美好的东西就必须贵到只有精英阶层才买得起吗?

回家以后,这些问题仍然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必须为这些问题找到答案,哪怕耗尽我一生的时间。

 

从宜家的角度来说,能为人民群众创造更美好的生活让我感到骄傲自豪。这个目标首先就决定了宜家的产品系列,并要求我们用最低廉的价格达成目标。这个目标已经铭刻在宜家的追求实用和美观的设计中,并激励我们更加注重保护环境。如果企业家能以满足市场需求为己任并为之付诸努力,那大多数人民群众才能享受到更高物质水平的生活。人都反感那些滥用金钱、生活穷奢极侈的成功人士。但别忘了,大多数商人也是普通人。他们也要过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有的甚至非常勤俭简朴。他们的财富大多用于扩大公司业务,而且也非常希望下一代能够延续这样的作风,我就是其中之一。

 

对于那些不断抨击当下经济制度和商业政策的人,我想问:我们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

 

宜家第一次和波兰做生意的时候,我们曾为此受到舆论的猛烈攻击,其中大多数来自于中产阶级。

这些人的想法可以理解,然而,身无负罪,才可责难他人。宜家之所以被迫到波兰开拓市场,是在奉行自由企业制度的瑞典,宜家的低价路线遭到了整个家居行业的联合抵制。

好几次我都感觉公司走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好几次我都彻夜垂泪无眠。但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有了更大的决心斗争到底,想要突破重重围剿。

 

1961年,我们千辛万苦经历了各种波折才与波兰木材和木制品进出口公司签订了采购合约,那时候,能否签订合同对宜家来说是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不久以后,除了追求利润,我们也渐渐对这些新的商业合作伙伴产生了更成熟的想法:我们也许可以做些什么,帮助生活在这个国家中的人们?

 

当时在波兰只有运动员、商人,也许还有艺术家才能打开一个小缝窥探外面的世界,这让我无比震惊。我们头一次去波兰参观了一些工厂,那里的工作环境很差,简单就像是查尔斯·狄更斯小说里描写的悲惨场景。还有一些已经半现代化的工厂,在传送带旁边还需要一些老年妇女推着小车来回运送半成品。

 

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觉得需要介入其中,是的,介入其中帮助他们。渐渐的,我们对波兰家具行业的现代化进程也产生了影响。

现在再看我们的结果就知道了:波兰仅对宜家的出口就高达上亿克朗。如果我们没记错的话,当年宜家的第一笔订单还不到7万克朗。而今天的波兰也成了整个欧洲家具业的领头羊。

这就是资本家介入的结果。

这就是在我眼中一个“良心资本家”应该扮演的主要角色。

 
 
  评论列表
昵 称:
标 题: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