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力研究
丰子恺谈“荣辱”
发布时间:2018-03-02

丰子恺曾讲述有这样一段经历:

一次为了取回遗忘在小茶店里的速写簿,我特地坐着黄包车去取。当车子走到湖边的马路上,一位军人从对面走来,与我隔着一条马路相向而行,当军人即将和我相遇时,他的革靴嘎然一响,立正,举手,向我行了一个有声有色的敬礼。我平生不曾当过军人,也没有当军人的朋友,一刹那间竟不知如何应对才好,最后决定不理睬他,因为我认为此人的长官必定是走在我的后面,而这敬礼肯定是与我无关的。于是我不动声色地坐在车里,但把眼斜转去看他礼毕。因车夫跑得正快,转瞬间我和他交手而过,背道而驰。我转头想看看自己后面的受礼者是何人,不想后面并无车子也无行人,只有那个行礼者。那个行礼者也正回头看我,脸上表示愤怒之色,隔着二三丈的距离向我骂了一声悠长的“妈——的!”然后大踏步走了。而车夫自从见到我受了敬礼之后,拉得更加起劲了。


起初我以为这“妈——的”不是给自己的,同先前的敬礼一样不是给自己的。但立刻我就确定它们是给自己的。我不由得坐在车里独自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一时终觉不快,我认为自己即然未曾冒领敬礼,自然也不受对方的“妈——的”,敬礼虽非为我而行,但“妈——的”却是为我而发,无端被骂,实在冤枉,但这份不快立刻消去,毕竟终是自己的不是,谁让对方偏偏将我误认呢?


因误认而受敬,因误认而被骂。世间的毁誉荣辱,多半如此。

 


 
 
  评论列表
昵 称:
标 题:
评 论: